红楼问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52|回复: 1

杜甫少年行(三)

[复制链接]

499

主题

2078

帖子

10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1035
发表于 2020-5-12 09:5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杜甫少年行(三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马上谁家白面郎,临阶下马坐人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不通姓字粗豪甚,指点银瓶索酒尝。
     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按:鹤依旧编在宝应元年(762)。
     且评曰:此摹少年意气,色色逼真。下马坐床,指瓶索酒,有旁若无人之状,其写生之妙,尤在‘不通姓字’一句。
     又释云:
     白面郎:《南史》童谣云:不见马上郎,但见黄尘起。《楚辞》:“厌白玉之面兮,怀琬琰以为心。”
     床,胡床也。
     不通姓字粗豪甚:《南史》袁粲率尔步往,亦不通主人。《吴志•孙皎传》孙权曰:“卿与甘兴霸饮,因酒发作侵陵。此人虽粗豪,有不如人意时,然其较略,大丈夫也。”
     指点银瓶索酒尝:《南史》颜延之好骑马,遨游里巷,遇知旧,辄据鞍索酒。胡夏客曰:此盖贵介子弟,恃其家世,而恣情放荡者。既非才流,又非侠士,徒供少陵诗料,留千古一噱耳。此说少年意志神情,跃跃欲动。王维诗云:“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。”吴象之云:“承恩借猎小平津,使气常游中贵人。一掷千金浑是胆,家无四壁不知贫。”皆善于写生者。
     今译曰:
     坐在马上的不知是谁家的公子哥儿,到了台阶下了马就直接坐在人家的床上,也不告诉人家自己的姓名,浑身粗鲁豪爽就像主人一样指点着银瓶子要酒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二
     上言姑妄听之罢了,小子不敏,释如下:
     谁家:谁,何人。唐张鷟《游仙窟》:“十娘咏曰:‘眼心俱忆念,心眼共追寻;谁家解事眼,副着可怜心?’”
     临:《礼•曲礼》临诸侯,畛於鬼神。《疏》以尊适䰞曰临。《谷梁传•哀七年》春秋有临天下之言焉,有临一国之言焉,有临一家之言焉。《注》徐乾曰:临者,抚有之也。
     阶:台阶。
     下马:下马石。
     坐:《苍颉篇》坐,罪也。
     床:指井栏。古代井栏又叫银床。
     不通姓字:不说话。
     粗豪:《吴志•孙皎传》孙权曰:“卿与甘兴霸饮,因酒发作侵陵。此人虽粗豪,有不如人意时,然其较略,大丈夫也。”
     甚:《说文》尤安乐也。
     指点:指示,点拨。白居易《小童薛阳陶吹觱篥歌》:“指点之下师授声,含嚼之间天与气。” 明李介《天香阁随笔》卷一:“不经指点,虽得其弓无用也。”
     索:挑选。《左传•襄公二年》以索马牛。
     尝:《玉篇》祭也。《尔雅•释天》秋祭曰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
     这般疑窦丛生,唯有继续唠叨了。
     首先是“临阶下马”问题。
     古代的大户人家,在宅门前常设置两块巨石,一块为上马石,一块为下马石,下马石因语言禁忌,故同称上马石,所以习惯上就称上马石;是为骑马人准备的,为拐角形成阶状石块,备有两步台,第一步台阶高约30厘米,第二步台阶高约60厘米。石重千余公斤。石质为青石,并经精细雕琢。
     上马石起于秦汉时期,相传西汉王莽个子矮小,不易上马和下马,开始竖立上马石,以后就成为风尚。
     下马石对于大户人家而言普通常见,富家子弟在家门口日常习惯的操作在这里排不上用场了,不是那里都备着“下马石”这玩意儿的;在这里只能是将就。
     如何将就呢?台阶啊,台阶虽非专用,但造型、效果类似,勉强也可以替代完成操作。
    “以尊适䰞曰临”,如此勉强,曰:“临、阶下马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四
     接着是“坐人床”问题。
     说这“坐,罪也”,有一个词就不得不提,即“连坐”!《史记•商君列传》:“令民为什伍,而相牧司连坐。”司马贞索隐:“一家有罪而九家连举发,若不纠举,则十家连坐。”连坐,又称相坐、随坐、从坐、缘坐等,这是古代因他人犯罪而使与犯罪者有一定关系的人连带受刑的制度。
     这里不一定涉及到犯罪、定罪之类的,但,带累、连累的意思是有的。
     床指井栏,这问题讨论颇多,古代井栏成方框形围住井口,防止人跌入井内。
听话听音,“防止人跌入井内”,这话够平淡,但把握到重点就不同了。
     这里第一个重点在“人”,第二个重点是“防止跌入井内”;换言之,如果人跌入井内,则井栏失职获罪。
     在这基础上,这里的“人床”就别有意味,为什么要单独再拉出来这个“人”呢?
为什么要单独再拉出来这个“人”呢?其原因在马。
     这里隐含了一个细节内容,即,拴马的问题。马拴在哪里了呢?拴在了井栏上。马拴在了井栏上,这井栏的责任就又多了一层,得防止马出意外走失啊。
     原本只为防止“人”跌入井内的井栏,如今连带要对拴上的马负责任,此言“坐‘人’床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五
     接着是“粗豪甚”问题。
    “粗豪甚”者,“甚粗豪”之倒装也。
    《说文》甚,尤安乐也。徐灏注:“甚,古今字。女部。‘乐也。’通作耽、湛。《卫风•氓篇》:‘无与士耽。’《小雅•常隶篇》:‘和乐且湛。’皆甚字之本义。”
故,“甚粗豪”者,“安乐”于“粗豪”也。
     粗豪,《吴志•孙皎传》孙权曰:“卿与甘兴霸饮,因酒发作侵陵。此人虽粗豪,有不如人意时,然其较略,大丈夫也。”这里取“不如人意”为标的。
     故,“安乐”于“粗豪”,即“安乐”于“不如人意”;“不如人意”这样的表述是个幌子,其真正要表述的是“自己的意愿”; “安乐”于“不如人意”,即“安乐”于“自己的意愿”。
     换言之,“甚粗豪”、“粗豪甚”者,不为讨好别人而活、“随性”之谓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六
     接着是“酒尝”问题。
     讲到“酒”,小子《陶靖节漫观》第二十三章  仪狄造之有如下内容:
    《礼记•月令》又载:“孟秋之月,天子饮酎”;《说文解字》解释,酎是三重酒;三重酒是指在酒醪中再加二次米曲,还是再加二次已酿好的酒,记载中没有明确,但酎酒比一般酒更为醇厚,故二种可能性都有。
     第二十四章  述酒忘言:
    《礼记•月令》载:“孟秋之月,天子饮酎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解释,酎是三重酒;但何为酎酒,历来说法不一。
    《齐民要术》所记酿酎酒的特点一是酿造时间长,二是“甚酽”,这与三国魏人张晏的说法一致,张晏说:“正月旦作酒,八月成,名曰酎。酎之言纯也”。
    《齐民要术》载酎酒酿造的特点,不采用常见的浸曲法,原料也不用常见的蒸煮方式,而是先磨成粉末,再蒸熟。曲末与蒸米粉用少量的水拌匀,近乎于固态装入瓮中,加以密封,不使漏气,与外界隔绝,厌氧状态下,利于酒精发酵,封存时间长达七八个月,这样酿制出的酒,颜色如麻油一样浓厚,先能饮好酒一斗者,唯禁得升半;“与人此酒,先问饮多少,裁量与之。若不语其法,口美不能自节,无不死矣。一斗酒,醉二十人。得者无不不传饷亲知以为乐”。
    《玉篇》尝,祭也。《尔雅•释天》秋祭曰尝。
    “酒尝”者,跟“秋祭”相关之“酒”也;又,“孟秋之月,天子饮酎”、 “酎之言纯也” ;故,“酒尝”为纯度更高的酒,代指高品质的酒、好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七
     接着是“指点银瓶索酒尝”。
     指点:指示,点拨。
     索:挑选。《左传•襄公二年》以索马牛。
     这里涉及到对酒品质的判定问题,这判定有技术含量,其要在于:是隔着酒瓶下结论。
     隔着瓶判定酒品质好坏,能把最好的酒挑出来,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;但,仅仅是做到,也有可能是蒙对了;这里不止是能做到,还能头头是道、讲出其所以然来,这是真功夫了。
     此言, “指点银瓶索酒尝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八
     回头看“不通姓字粗豪甚”问题。
     上言: “甚粗豪”、“粗豪甚”者,不为讨好别人而活、“随性”之谓也。
     说人“随性”,要有依据,不能是凭空而来。
     依据在哪里呢?小子意见,依据有二,其一,为“不通姓字”;其二,为“指点银瓶索酒尝”;二者缺一不可。
    “不通姓字”,没有自报家门,引申为:不说话;单一一个“不说话”,有可能是“哑巴”,也有可能是“腼腆”,是不是“随性”,要附加证明条件。
    “指点银瓶索酒尝”恰恰为附加条件:隔着瓶判定酒品质好坏,把最好的酒挑出来,并头头是道向大家讲解其中的奥妙;这充分说明不是“哑巴”、不“腼腆”。
     不是“哑巴”、不“腼腆”,却不自报家门,这是为什么呢?是不愿意、不乐意罢了;不愿意、不乐意干就不干,“随性”之谓也;没毛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九
     综云:
     因为自始至终没有报家门,至今不知那是哪家公子,面色姣好相貌周正是一方面,但看借台阶下马能用出正规下马石感觉来,大宅门出身无疑;拴个马也是尽显奇葩,亏得井栏不会讲话,否则难免“严重抗议”:还让不让打水了?没天理啊,咱是看(管)人的,啥时间兼看(管)牲口了!
     进门不说话,搞得人尽疑惑:哑巴吗?没见打手势啥的;或者是“腼腆”、不善言辞?结果出乎意料,在挑酒环节彻底暴露,非但眼光独到、能隔着瓶子判别优劣,话匣子打开、相关酒类知识更是无所不谈;这口若悬河的架势,跟进门时打招呼都应不上、简直判若两人啊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十
     杜甫《少年行》,1259年矣,聊记之。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99

主题

2078

帖子

10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103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5-12 09:53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红楼问对 Inc.| ( 豫ICP备15002043号 )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管理员邮箱:43607261@qq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