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问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46|回复: 0

谓予不信之《明德惟馨》系列之“精细鬼、伶俐虫”

[复制链接]

499

主题

2078

帖子

10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1099
发表于 2020-5-3 16:0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精细鬼、伶俐虫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
    《西游记》第三十三回•外道迷真性 元神助本心  唐僧师徒路过平顶山。山中有一洞,名唤莲花洞,洞里两妖,一唤金角大王,一唤银角大王。银角大王且会遣山,使一个移山倒海的法术,把一座须弥山遣在空中,压在孙行者左肩背上,把一座峨眉山遣在空中,压在孙行者右肩背上。孙行者挑着两座大山,仍能飞星来赶师父!银角大王又整性情,将一座泰山遣在空中,使泰山下顶之法,只压得孙大圣三尸神咋,七窍喷红。
     银角大王压倒行者,轮开大手,挝住沙僧,挟在左胁下。将右手去马上拿了三藏,脚尖儿钩着行李,张开口,咬着马鬃,使起摄法,把他们一阵风,都拿到莲花洞里。
     二魔归洞,教两个小妖,拿自己的紫金红葫芦、及大魔的羊脂玉净瓶去装孙行者,这两个小妖即精细鬼与伶俐虫。
     早早脱困的孙行者借精细鬼、伶俐虫妄想之心、养家之意,拿毫毛变能装天的大紫金红葫芦,换了精细鬼装人的葫芦,原说葫芦换葫芦,伶俐虫又贴个净瓶。
    《西游记》第三十四回•魔王巧算困心猿 大圣腾那骗宝贝  两小妖拿换来的大紫金红葫芦学样装天不成,孙大圣在半空里怕紧要处走了风讯,将那变葫芦的毫毛收上身,两小妖四手皆空,无路可走,不得已仍回洞,本以为说没了宝贝,断然是送命,结果打也不曾打,骂也不曾骂,却就饶了。
     之后就没再提及这两个小妖,按情节,该是在混战中丧生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二
     精细鬼是个什么鬼?伶俐虫是只什么虫?没了下文,这问题也就没了答案,小子意见,作为《西游记》中有名有姓的小妖,想必是有些来历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
     日前天涯论坛闲闲书话闲谈第五十八期吸引一众网友参与讨论《论语》相关常识,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一句成为热点。
     说这讨论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为啥一看吓一跳呢?因为这一看,原本知道的也变不知道了。
     这句一般理解为:饭食越精越好,鱼肉之脍越细越好。
     一般显得太一般,故,非一般的就来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四
     有举钱穆解读云:
     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:食,飯也。牛羊魚肉細切曰膾。厭,饜足義。不厭,不飽食也。孔子曰:“疏食飲水,樂在其中。”[光案:參本書述而篇第一五章。]又曰:“士恥惡食,不足與議。”[光案:參本書里仁篇第九章。]不因食膾之精細而特飽食。或說:食精則能養人,膾粗則能害人,故食膾不厭精細,謂以精細為善。今不從。
     并论云:
     钱子在这一句的解读上取厌之本义,是担心与夫子另两句话起冲突,于是不从朱注。
其实这个担心没有必要,因为夫子是圣之时者。
     衣食住行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精益求精,没有问题。事实上,中国人的吃也是这么做的,唯其如此,才对得起食材。
     有网友论此云:
     钱宾四先生在这个字上差一点点就解释对了。
     并解释云:
    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,钱宾四先生以“餍飫”解释“厌”字,失之毫厘。完整意思当进一步讲作“食不祭精,脍不祭细”。祭典最重要的不是奢侈浪费,而是礼节庄重,心情诚敬。这是孔子一以贯之的思想,比如林放问礼之本。子曰:“大哉问。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
     其再论云:
     要考证一个字,牵一发而动全身,知人论世而后定夺。岂能根据半截话望文生义哉。
其从论祭品 “精细”与否的客观标准入手,引入 “礼”、“越礼”、“尽心”,并回溯孔子时代世风得结论云:
    “食不厌精脍不厌细”这八个字本来也是描述孔子的身体力行,孔子不会越礼,生活水平也还凑活,那么它的意思就是:
     食不厌精心,脍不厌细心。
     这强调的是人要尽心,重点是对待祭品要精心而细心,而不是在要求祭品本身的质量规格。下文从颜色味道形状调料等等细节说明了什么是精心细心。“瓜,祭必如斋”,同章下文这句话,直接内证了要“尽心”这个意思,毋庸置疑。
     此时,关键是“精”与“细”在传统注释里有误解,而“厌”字可以维持常用法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五
     该网友之所以在最后提起“厌”字可以维持常用法,是因为率先进入讨论的网友提出:
     这里的食,指的是粮食、谷物,即饭食;脍,则是鱼、肉切成的细片。对这句的理解,一般是:饭食越精越好,鱼肉之脍越细越好。或者:饭食不嫌其精,鱼肉之脍不嫌其细。
     其实,这是可以讨论的,而其中的关键,则是一“厌”字。
     接下来的关于“厌”的讨论就不是一般网友能置吻的了,其自金文、篆书字形入手,进入对厌本字、本义的梳理,结论是将这里的厌理解为饱足。
     其云:厌字还有一层含义:压、压迫,不在此题范围内,但它对字形的最后定型很重要。略。《论语》中孔子答子路的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,天厌之”,我认为,是从厌字的压、覆压义延伸而来。压,古亦读厌,先有音而无字,后借用厌字以表音,上面再加一山崖,即厂。
     另有网友提示云:按说文段注,压迫是此字古意,饱足与厌恶均是后起意。
     其结论为:压迫意在此勉强可通,但不如厌弃意在此通顺。另外此厌字断不是满足之意,可明矣。
     与之讨论、接受提示的网友认为:说文段注确实重要,但有缺陷,因其年代较早,没有包涵甲骨文、金文的研究成果,所以,在追究某字的最早形态上,往往显得不足,这是受历史的局限所造成的,没办法。
     并附议以上结论云:确实如此,说厌弃更通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六
     期间有网友举“猒”字演变史云:
     第一阶段:猒
     第二阶段:猒、厭(并见)
     第三阶段:猒、厭、饜(并见)
     现代:厌(厭)。
     又有网友参与讨论云:
     仔细看过了,关于吃的这块,我觉得需要注意一点,必须和前面的“齐,必有明衣,布。齐必变食,居必迁坐。”放在一起看。
  齐必变食:斋戒时要改变日常饮食。孔子特别讲究“齐”,强调“敬”。
    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食饐而餲,鱼馁而肉败,不食;色恶,不食;臭恶,不食;失饪,不食;不时,不食;割不正,不食;不得其酱,不食。肉虽多,不使胜食气。唯酒无量,不及乱。沽酒市脯,不食。不撤姜食,不多食。”是斋戒时变食的具体表现,不是日常生活中的要求。
     其结论为:
     不厌精,就是越精细越好。(不厌:不嫌弃)
     又勘误云:
     勘误一下,早上查了个字典。厌,是满足的意思。嫌弃讨厌的意思那时还没有。不厌:不满足。
     其坚持结论为:
     不厌精,还是越精细越好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七
    回到原点,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,一般理解为:饭食越精越好,鱼肉之脍越细越好。
     小子意见,这结论没毛病,但,过程模糊,对“厌”缺乏交待是事实。
     这里的“厌”,恰恰是那个“不在此题范围内”被“略”的内容在起作用。
     厌:压、压迫。
     有云: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。小子意见:压都压不住,放开那不得飞起?
     这里“不厌”,恰恰是这个“放开、飞起”的效果。
     因为“不厌”,所以,在追求“食、精” “脍、细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、狂奔至飞起;故,饭食越精越好,鱼肉之脍越细越好;没毛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八
     没毛病归没毛病,不知其所以然也还是不对。
     饭食越精越好,鱼肉之脍越细越好;为啥如此呢?
     先从“食”、“精”说起。
     食,指的是粮食、谷物。《说文》米也。按,六谷之饭曰食。
     先秦时代人们常吃的粥饭是黍、稷和菽。黍和稷统称粟,菽是豆的古称。当时稻米和麦子都是珍粮,一般人不容易吃到。而且要吃麦子,也不能粉食,只能粒食,把小麦仁蒸煮成麦饭、麦粥吃,因为石磨还没有出现。 春秋末期,公输般创制了石磨。石磨用来磨砻谷物,既能磨脱谷物皮壳,又能作进一步加工,使小麦的麸皮从麦面中分离出来,做成了面粉。当人们学会磨制面粉和米粉的时候,各种粉食制品乃应运而生 人工手推和用畜力牵动的石转磨试制成功,人们又创造了簸选谷物用的木制农具枣风车(又叫 扇,是利用扇板回转生风的原理制成的),这样,从原粮到口粮、从粒食到粉食一系列加工过程,面貌完全改观了。
      孔子时代石磨还是稀罕物件,故,大概率只能是粒食;但粒食跟带皮吃不是一回事儿,在石磨之前,杵和臼的使用早早存在,舂米去壳的过程叫“粹精”,《天工开物》记云:
     宋子曰:天生五谷以育民,美在其中,有“黄裳”之意焉。稻以糠为甲,麦以麸为衣,粟、粱、黍、稷毛羽隐然。播精而择粹,其道宁终秘也。饮食而知味者,食不厌精。杵臼之利,万民以济,盖取诸“小过”。为此者岂非人貌而天者哉?
     说是“粹精”,但绝非是现代磨掉了皮层、糊粉层和胚芽的光溜溜的精米,而是仍保留着一些外层组织(如皮层、糊粉层和胚芽)的糙米,这样的米口感粗、质地紧密,煮起来也比较费时;但这已经是去粗存精了。
     就是这个去粗存精的内容,一定要保证质量、精之又精。
     讲常识大家就明白了,吃米饭遇到碗里有个带壳的,普遍的反应是把这粒带壳的给挑出来丢掉,这就不可避免造成了浪费。
    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”,要避免浪费,去粗存精这一环节首先要落实到位,最好一粒带壳的都不要混到里面;如有遗漏,在此后乃至下锅做饭的任一环节,只要有发现,都要第一时间实施补救。
     总之,百分之百是目标,此谓“食不厌精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九
     说罢“食、精”,到了“脍、细”, “脍、细”却不那么好讲了。
     好在有个故事能解围:
     说,从前张家庄张老头儿家有个巧媳妇,名声很大,传啊传,传到皇帝耳朵里。
皇帝想亲自见识这位巧媳妇,便微服,带了随从,亲自到张家庄来。
     听说皇帝派人从京城来,张老头儿一家大小出门迎接。
    “哪个是巧姑?皇帝派我来赏赐她哩。”皇帝说。
     巧姑连忙走上前:“民女便是,长官有何赐教?”
     皇帝走得匆忙,啥也没带,他顺手从衣袋里取出一只秋梨,递给巧姑说:“皇上听说你治家有方,上下和睦,特意赐你家一只秋梨,祝福你合家上下身体安康。”
    “多谢皇上赐福。”
     巧姑接过秋梨,拿到厨房捣碎成泥,煮出一锅秋梨汤。不一会儿,她端出汤碗,全家上下每人各人都分到一碗,皇帝和随从们也各有一碗。
     皇帝尝了一口,汤里不仅有秋梨的香味,还有花蜜的甜味。他喝了梨汤,对巧姑大加赞赏:“古圣贤说‘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’,你不分梨而分汤,是智慧的做法啊!”
     皇帝乘兴挥笔写下“巧媳妇”三个大字送给巧姑。从此以后,九州四海,到处都传说巧媳妇的故事了。
     以“脍”代换这个故事里的“秋梨”,即得“脍不厌细”;简言之,类似“脍”这人见人爱的美食,至少得能够做到见者有份。
     讲真,酒店餐饮分餐服务生都能具体操作这内容,盖“日用而不知”,谓此乎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九
    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告一段落,至此收手,落个“言之有物”还是有希望滴,但,难免要接受明眼人指谬:跟标题差太远,跑题了这是!
     想要不跑题,硬着头皮继续扯是唯一出路,小子勉力一试,能否扯的圆不论,姑妄言之、姑妄听之罢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十
     说“精细鬼”先得说“鬼”,鬼魂、鬼魂,搞不清楚“鬼”搞搞“魂”不失为一种办法。
    《人身通考•神》云:“神者,阴阳合德之灵也。惟神之义有二,分言之,则阳神曰魂,阴神曰魄。”
     太素脉诀云:“轻清者,阳也。重浊者,阴也。”
     故,轻清之阳神为魂为鬼。
     何者轻清呢?
    《天工开物》记云:既舂以后,皮膜成粉,名曰细糠,以供犬豕之豢。荒歉之岁,人亦可食也。细糠随风扇播扬分去,则膜尘净尽而粹精见矣。
     膜尘、细糠轻清为“鬼”,而“膜尘净尽”得精见细,故命曰“精细鬼”。
     传统认为:“人死为鬼,生者为人,死者为鬼”,而钟嗣成《录鬼簿序》则记云:“人之生斯世也,但以已死者为鬼,而不知未死者亦鬼也。”
     那么,新问题来了,“精细鬼”云云,是“已死者”还是“未死者”呢?
     这问题能有答案吗?
     小子意见,别太较真的情况下,有个答案或可参考,俗云:“不死也得脱层皮”,是之谓也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十一
    “脍、细”是不好讲,“伶俐虫”则更离谱。
    “脍、细”拿分餐糊弄也就罢了,“伶俐虫”该从何说起呢?
     小子意见,“精细鬼、伶俐虫”者,两小妖也,故,可从“妖”说起。
    《孔臧•鸮赋》云:“观之欢然,览考经书,在德为祥,弃常为妖。”
     如何“弃常”呢?举一例曰“凌迟”。
     凌迟也称陵迟,即民间所说的“千刀万剐”。
     凌迟早期原型为“磔”刑(分裂尸体后砍头、悬挂首级尸体进行示众),据载,春秋时伍子胥被处以 “磔”刑;秦汉时,又出现了将犯人剁为肉酱的酷刑“菹醢”。
     南北朝时,北魏群臣将参与叛乱的几十名宫人“脔割而食之”,东魏时,高洋将徐州总督兰钦子京“轻刀脔割”,“脔割”为凌迟原型,但并未正式载入刑法,辽代载入“凌迟”法典,成为法定死刑其中一种。
    《辽史•刑法志》载:“死刑有绞、斩、凌迟之属。”凌迟,来自契丹语“腐割”音译,其意取自《荀子•宥坐》中“陵迟”一语,是指要让行刑过程如同逐渐升高的山坡,让犯人缓慢地、极其痛苦地死去。
     宋辽时期,凌迟仅仅是限于特殊命案,以及谋逆等重犯。《宋史•刑法志》记载说,“凌迟者先断其肢体,次绝其吭(咽喉),当时之权法也。”
     明代凌迟泛滥使用,从宋朝时的“寸磔”八刀(脸部、四肢、生殖器、胸腹、砍头)到120刀,逐渐演化成了后世被称为“千刀万剐”的数千刀之刑。
     1866年2月23日,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上书清廷,促请废除凌迟。其后,清朝法学家薛允升,引用宋代陆游观点,提出应该恢复汉唐传统、废止凌迟;
     1905年,薛允升的门生、法学家沈家本与伍廷芳联手,坚持上书清廷,请求废除凌迟。
     1905年4月(光绪三十一年),沈家本拟定的《删除律例内重法折》得以批准通过,凌迟、枭首、戮尸等酷刑从国家法律层面被永久废止。
     从“巧媳妇”到“挨千刀”、从快刀乱斩的备餐到利刃分人的凌迟,跨度如此之大,其本质的差别在哪里呢?
     差别在于,“已死”抑或“未死”?
     同样的问题来了,“伶俐虫”云云,是“已死”还是“未死”呢?
     这问题能有答案吗?
     有个内容或可参考:凌迟,传受刑之人要挨满3357刀,一刀不能多,一刀不能少,而且用刀刽子手,要保证刑犯只能在最后一刀咽气。
     小子意见,已然是这种情况了,讨论“已死”还是“未死”有意义吗?
     或谓小子胡掰瞎扯,且看以下:
    《西游记》第三十二回•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  樵子道:“他正要吃你们哩。”行者道:“造化,造化!但不知他怎的样吃哩?”樵子道:“你要他怎的吃?”行者道:“若是先吃头,还好耍子;若是先吃脚,就难为了。”樵子道:“先吃头怎么说?先吃脚怎么说?”行者道:“你还不曾经着哩。若是先吃头,一口将他咬下,我已死了,凭他怎么煎炒熬煮,我也不知疼痛;若是先吃脚,他啃了孤拐,嚼了腿亭,吃到腰截骨,我还急忙不死,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?此所以难为也。”
     说这“零零碎碎受苦”,跟“凌迟”相去几何呢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十二
     诗云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言半句便通玄,何用丹书千万篇;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人若不为形所累,眼前便是大罗天。
    《西游记》第三十五回•外道施威欺正性 心猿获宝伏邪魔  那老君收得五件宝贝,揭开葫芦与净瓶盖口,倒出两股仙气,用手一指,仍化为金、银二童子,相随左右。只见那霞光万道,咦!缥缈同归兜率院,逍遥直上大罗天。
     如此内容,或与刘海蟾又有勾连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十三
     扯此一篇,言不及义,唯愧而已;是为记。
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红楼问对 Inc.| ( 豫ICP备15002043号 )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管理员邮箱:43607261@qq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