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问对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3|回复: 1

谓予不信之《诗无达诂》系列之“黄河入海流”?

[复制链接]

421

主题

1909

帖子

8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4919
发表于 2018-10-1 12:3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黄河入海流
    “黄河入海流”句出唐代诗人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。
     王之涣(688—742),盛唐时期著名塞诗人之一,字季凌,绛州(今山西新绛县)人。豪放不羁,常击剑悲歌,早年由并州迁居至绛州,曾任冀州衡水主簿。
传衡水县令李涤将三女儿许配他;后遭人诬谤,乃拂衣去官,“遂化游青山,灭裂黄绶。夹河数千里,籍其高风;在家十五年,食其旧德。雅谈圭爵,酷嗜闲放。”
     王之涣“慷慨有大略,倜傥有异才”,为人豪放不羁,常击剑悲歌;早年精于文章,其诗作多引为歌词。
     传王之涣尤善五言诗,其写西北风光的诗篇,大气磅礴、意境开阔;其作韵调优美、朗朗上口,故广为传颂。有言其诗用词朴实,然造境深远,令人裹身诗中,回味无穷。
     王之涣后复出担任文安县尉,在任内期间去世。靳能《王之涣墓志铭》称其诗“尝或歌从军,吟出塞,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,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,传乎乐章,布在人口。”
    《登鹳雀楼》、《凉州词》为王之涣代表作,章太炎推《凉州词》为“绝句之最”(小子此前另有文解读,此处从略),作品现存仅有六首绝句,其中三首边塞诗,辑入《全唐诗》中。
     约704年前后,王之涣游蒲州,作《登鹳雀楼》诗云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
     宋沈括《梦溪笔谈》云:“河中府鹳雀楼两层,前瞻中条,下瞰大河,唐人留诗者甚多,唯李益、王之涣、畅当三篇,能状其景。”
     鹳雀楼,又名鹳鹊楼,位于山西省永济市(古称蒲坂、蒲州)蒲州古城西的黄河东岸。传始建于北周(557-580),初为刁楼。其时,北周都长安、治蒲州,而邻蒲州的平阳(临汾)以东则为北齐属地。为镇守河东之地蒲州不失,北周大冢宰宇文护在蒲州城西门外筑高楼以作军事瞭望。因临黄河,常有鹳鹊(颧,鹤一类水鸟)栖其上,所以得名;宋以后该楼曾被水淹没,至元初废毁。
     因着王之涣登楼赋诗的缘故,鹳雀楼声名远扬,与武昌黄鹤楼、洞庭湖畔岳阳楼、南昌滕王阁齐名,被誉为我国古代四大名楼。
     传统赏析云:
     首句写遥望一轮落日向着楼前一望无际、连绵起伏的群山西沉,在视野的尽头冉冉而没。这是天空景、远方景、西望景。
     次句写目送流经楼前下方的黄河奔腾咆哮、滚滚南来,又在远处折而东向,流归大海。
     这两句诗合起来,把上下、远近、东西的景物,全都容纳进诗笔之下。称太阳为“白日”,是写实。落日衔山,云遮雾障,那本已减弱的太阳的光辉,此时显得更加暗淡,所以诗人直接观察到“白日”的奇景。“黄河”宛若一条金色的飘带,飞舞于层峦叠嶂之间,也是写实。
  白日依山而尽,是一个极短暂的过程;黄河向海而流,却是一种永恒的运动。这是一种动态的美,不是所谓“定格”,不是被珍藏的化石或标本。
     后两句写所想;是千古传诵的名句,既别翻新意,出人意表,又与前两句诗承接得十分自然、十分紧密。
    “欲穷千里目”,写诗人无止境探求的愿望;还想看得更远,看到目力所能达到的地方,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站得更高些、“更上一层楼”。这里有诗人向上进取的精神、高瞻远瞩的胸襟,也道出了要站得高才看得远的哲理。
    “千里”“一层”,都是虚数,是诗人想象中纵横两方面的空间;在收尾“楼”字点题,说明这是一首登楼诗。
     中华书局曾出版《唐诗排行榜》一书,其中,根据武汉大学王兆鹏教授对唐诗影响力的研究,《登鹳雀楼》荣登排行榜第四位;坊间云:“《登鹳雀楼》全诗四句二十个字,无一字生僻,无一句难懂,在中国就连三岁孩子都能背诵。”
     说《登鹳雀楼》在海内外影响力超大,说“在中国就连三岁孩子都能背诵”,说“全诗四句二十个字,无一字生僻”,这些都接近实际情况;但,说其“无一句难懂”,小子绝不苟同,起码小子解析“白日依山尽”颇费周折是真的。
     小子“解析‘白日依山尽’颇费周折”倒也罢了,问题在于,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,包括 “白日依山尽”在内,一些内容面反“越描越黑”了。
     如有网友引小子“白日依山尽”中以下内容:
    “在蒲州地界,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转向东流,一路向大海而去;鹳雀楼所处位置在黄河以东,故,朝西方向可见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,朝东方向则见向大海而去的黄河。
以‘黄河入海流’为所见而言,‘东向’也应该确定无疑;但,硬要讲向西看:‘眼前看的是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,心中想的是背后从西向东流去大海的黄河。’这样硬怼也不能完全否定,毕竟不能不允许人‘心里想’”
     并质疑云:
    “从你这些分析来看,你认为‘流’可是动词;所以‘尽’必然是动词,这毫无疑问。”
     小子回复云:
    “‘认为‘流’可是动词’‘所以‘尽’必然是动词’,这颇多疑问呢。‘流’当然可是动词,黄河当然流,但这不能决定‘海流’可不可以是名词,也不决定‘尽’必然是动词。”
     小子给出的结论是:“海流”对“山尽”,没毛病。
     网友坚持质疑云:
  “‘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’,对偶,“海流”也是名词吗?”
    “‘黄河入海流’,即‘黄河流入大海’,你总不能说‘海流’是名词,类似‘洋流’,也即‘黄河进入海的流动’,这也太邋遢了,黄河入‘海’即可,没必要进入‘海的流动’里,古人怎么会这么搞?”
     向前“白日依山尽”一文中,关于“黄河”与“海”的问题,小子描述如下:
    “首先明确,‘海’,是黄河所流入的‘海’,在东方。
     在蒲州地界,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转向东流,一路向大海而去;鹳雀楼所处位置在黄河以东,故,朝西方向可见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,朝东方向则见向大海而去的黄河。
以‘黄河入海流’为所见而言,‘东向’也应该确定无疑;但,硬要讲向西看:‘眼前看的是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,心中想的是背后从西向东流去大海的黄河。’这样硬怼也不能完全否定,毕竟不能不允许人‘心里想’。
    ‘黄河入海流’为眼前所见,但又不能完全排除为‘心中所想’,这问题姑且记下。”
     这“姑且记下”的问题如今成了大问题,故,“黄河入海流”的内容就不得不认真掰扯了。
     上面,小子回复网友时断言:“‘海流’对‘山尽’,没毛病。”如何自圆其说呢?毕竟“‘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’,对偶。”这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。
    “海流”如何对上“山尽”呢?要之,这里的“山尽”,小子已然定义明确:“‘尽,器中空也’,‘山’是这里的‘器’,太阳就挂在这个器的‘空’处。”
    “流”,《尔雅·释诂》流,择也,求也。
     这样一来,“海流”就有那么点儿意思了!
     其上小子回复网友有言:“‘流’当然可是动词,黄河当然流,但这不能决定‘海流’可不可以是名词。”以“流,择也,求也。”言,“海流”作名词是可行的,这样,对照“山尽”问题就不大了。
     下面是“入”的问题。
     讲究对偶,“入”必然要对照“依”。
    “白日依山尽”一文中关于“依”有云:
    “《说文》依,倚也。有词云‘不偏不倚’;故,倚者,偏也。‘白日依山尽’,太阳‘偏’挂在‘山’这个器的‘空’处。”
    “入”,《说文》入,内也。《说文》内,入也,自外而入也。“入”,《淮南子·主术》曲直之不相入。注:“中也。”
    “‘入’,《淮南子·主术》曲直之不相入。注:‘中也。’”堪称亮点。
     倚者,偏也。入者,中也。
     山者,山也?海者,海也?
     尽者,空也。流者,求也。
     故,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,没毛病。
     向前云:
    “以‘黄河入海流’为所见而言,‘东向’也应该确定无疑;但,硬要讲向西看:‘眼前看的是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,心中想的是背后从西向东流去大海的黄河。’这样硬怼也不能完全否定,毕竟不能不允许人‘心里想’。
    ‘黄河入海流’为眼前所见,但又不能完全排除为‘心中所想’,这问题姑且记下。”
     切换以上说辞云:
    “以所见而言,‘西向’也没问题;但,硬要讲向东看:‘眼前看的是从西向东流去大海的黄河。心中想的是背后从北向南过来的黄河。’这样硬怼也不能完全否定,毕竟不能不允许人‘心里想’。
    ‘黄河入海流’为眼前所见,但又不能完全排除为‘心中所想’,这问题好纠结。”
     为何如此纠结呢?原因无它:“首先明确,‘海’,是黄河所流入的‘海’,在东方。”、“以‘黄河入海流’为所见而言”,这是两个错误的前置,方向错误,纠结在所难免。
     真实的“黄河入海流”,“心中所想”的成分要远大于“眼前所见”,而“海”,则更是颠覆三观的存在。
     上面记“海者,海也?”,“海也?”是个什么鬼?查“海”相关概念,其有云:海, 漫无目标地 ;其例云:海骂、海找;海骂也就罢了,“海找”可就有点辣眼睛了!
    《尔雅·释诂》流,择也,求也。“择也,求也”跟“找”相去几何呢?
    “海找”,漫无目标地“找”;结合“入者,中也。”“黄河入海流”,其谓黄河“中”漫无目标地“找”。
    “黄河‘中’漫无目标地‘找’”,有道这个鬼来的更为奇葩!
     说奇葩也不奇葩,“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”,这样子的一条河,可不正是其自己“漫无目标地‘找’”,找来找去就找成这么个弯弯曲曲的样子!是谓“黄河入海流”。
     上述网友另引小子“白日依山尽”中以下内容:
    “‘白日依尽’即‘太阳依空’,这讲法突兀,替换成‘太阳悬空’或‘太阳挂在空中’就容易被接受了。
     回到‘山’的问题上,‘尽,器中空也’,‘山’是这里的‘器’,太阳就挂在这个器的‘空’处。
太阳挂在这个器的‘空’处,这是要说明什么问题呢?小子的意见,这是要说明太阳高度的问题!”
     并分析云:
    “这解释也太牵强了。
     就算是:‘尽,器中空也。’
     就算是:‘山’是这里的‘器’。
     就算是:太阳就挂在这个器的‘空’处。
     你也不能说山之空处是‘空中’啊,应该是空心山吧?”
     网友最终给出结论云:
    “抬杠,毫无道理可言!”
     有无道理可言呢?
     据上,“海找”已然颠覆三观,“山尽”势必不能免俗。
     查“山”相关概念,其有云:山,指酒肆的楼上。
     酒阁名曰厅院,若楼上则又或名为山,一山、二山、三山之类。牌额写过山,非特有山,谓酒力高远也。(宋· 灌圃耐得翁《都城纪胜》)
     若然“山,指酒肆的楼上。”“山尽”其意若何呢?
     其意若何,参谢眺《晚登三山还望京邑》“白日丽飞甍,参差皆可见”或可见其端倪。
    “山,指酒肆的楼上。”“甍,屋脊;屋栋 。”这内容透着相近。
    “‘尽,器中空也’,‘山’是这里的‘器’”,替换下,“楼”、“屋脊”即这里的“器”。
    “尽,器中空也”,“楼”、“屋脊”,中空也,何解呢?
     这“中空”相对“白日”而言,简单来说:能盛“白日”在其内,这“尽,器中空也”即成立。
     如何盛“白日”在其内呢?换个思维方式:高度适合就可以了!
    “白日丽飞甍,参差皆可见”高度适合,“鳞次栉比”的“楼”、“屋脊”与“白日”相互掩映,此即“楼”、“屋脊”盛“白日”在其内,故,“尽,器中空也”成立;故,“山尽”成立。
向前“白日依山尽”一文中有云:
    “太阳挂在这个器的‘空’处,这是要说明什么问题呢?小子的意见,这是要说明太阳高度的问题!”
     参以上内容,信然!
    “白日依山尽”、“白日丽飞甍”,刨除“白日”,剩“依山尽”、“丽飞甍”,其中“山尽”、“飞甍”约相近,同样刨除;剩“依”、“丽”。
     就盛“器”而言,越靠下接近底部使用频率越高,下面空着先装上面的操作绝对非常规;故,靠下,接近底部是正;反之,靠上是偏,越接近口部越偏。倚者,偏也。《说文》依,倚也。“白日依山尽”,其所以“依”、其所以“偏”者,因其向上,越来越靠上,越来越接近“器”之口部;向上者,升也;旭日东升,日上三竿,故,此为上午、接近中午时分。
     解决了“依”,讨论下“丽”。
     丽,附着;从正常的附着效果来理解,接触面越大,附着效果越好。
    “白日丽飞甍”,甍,屋脊、屋栋 ;虽言“飞甍”,但大家都知道,这“甍”却是固定不动的;要附着效果好,就要扩大接触面;扩大,这是个动态的内容;“甍”固定不动,就只能是“白日”动;动的目的、效果是确定的:要扩大接触面。要达到这目的、效果,“白日”的运动轨迹已然确定,须要向下、下沉!向下、下沉,日落西山,故,此为黄昏、向晚时分。
    《晚登三山还望京邑》,其为黄昏、向晚时分,谢眺交待甚为分明。《登鹳雀楼》,其自上午、近午时分,这内容一路误解至今。
     最后,直译“黄河入海流”云:“黄河忒多弯!”
     1300年有矣,聊为之记!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21

主题

1909

帖子

8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491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 12:3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国庆快乐!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红楼问对 Inc.| ( 豫ICP备15002043号 )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管理员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